十三分网 > 居家 > 调教老婆做狗奴经验 正文

调教老婆做狗奴经验

发布时间:2017-09-14 17:03:16 来源: 十三分网

调教老婆做狗奴经验

!function(){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logic/search-box-new/search-box-new.js");!function(){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menu/menu.js", function(menu){ menu.init(); // 导航menu可用时间打点 alog && alog("speed.set", "c_menu", +new Date); alog.fire && alog.fire("mark");!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top-nav-bar/top-nav-bar.js");!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sk/search-relate/search-relate.js", function (searchRelate) { searchRelate.init();!function(){ F.context("page").relatedKeyword = 1;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sk/replyer/replyer.js");!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sk/ask.js");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sk/pc-exp/ask-img.js");!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value-comment/value-comment.js",function(vc){ vc.init("2640770001");!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value-comment/value-comment.js",function(vc){ vc.init("2634040061");!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value-comment/value-comment.js",function(vc){ vc.init("2772188385");!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nswers/answers.js", function(ans){ ans.insertBest();!function(){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util/log/log.js", function(log) { // 展现相关问题的PV,ps:不知道以前怎么这么写,related_search_show和网友都在找参数是一样的? log.addKey({related_search_show: "1"}); // 为您推荐展现pv log.addKey({bottom_union: "1"});!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related/related.js", function(rel){ rel({ cmsRelq: "", cmsRelqrl: "", isLog: false, isColumnLog: false });!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user/nologin/nologin.js");!function(){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user/info/daily/daily.js", function(Daily){ Daily.init({"date":"2017.06.13","term":"1385","list":[{"id":"61893","title":"\u4e3a\u4ec0\u4e48\u6492\u8c0e\u662f\u4eba\u7c7b\u7684\u4e00\u90e8\u5206\uff1f","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5198c1cc0bf97f9952e0e45dcb3a2935&src=http%3A%2F%2Fiknow02.bosstatic.bdimg.com%2Fzhidaoribao%2F2017%2F0613%2Flie.jpg"},{"id":"61793","title":"\u4eba\u80fd\u4e0d\u80fd\u5f92\u624b\u6293\u4f4f\u5c04\u51fa\u7684\u5f13\u7bad\uff1f","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becfac475a13cc5c4eb2eefc401feaf3&src=http%3A%2F%2Fiknow02.bosstatic.bdimg.com%2Fzhidaoribao%2F2017%2F0613%2Fb.jpg"},{"id":"61981","title":"\u5c11\u5403\u771f\u80fd\u957f\u5bff\uff1f\u79d1\u5b66\u5bb6\u53d1\u73b0\u4e86\u8fd9\u4e2a\u65b0\u89c4\u5f8b","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71a1d6add85d5d77cbcf70b04939448d&src=http%3A%2F%2Fb.hiphotos.baidu.com%2Fzhidao%2Fwh%253D800%252C450%2Fsign%3D2fc88c9c9a529822056631cbe7fa57ff%2F024f78f0f736afc310da8f3eb919ebc4b6451292.jpg"},{"id":"61647","title":"\u65e2\u7136\u4eba\u4f1a\u505a\u68a6\uff0c\u90a3\u52a8\u7269\u4f1a\u5417\uff1f","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dbfe668a1592416519eb436968d982a4&src=http%3A%2F%2Fc.hiphotos.baidu.com%2Fzhidao%2Fwh%253D800%252C450%2Fsign%3D351f6dc08826cffc697fb7ba893166a4%2F241f95cad1c8a7864b4d51576d09c93d70cf5007.jpg"},{"id":"61815","title":"\u4e2d\u56fd119\u67b6\u56fa\u5b9a\u7ffc\u65e0\u4eba\u673a\u96c6\u7fa4\u98de\u884c\u518d\u521b\u7eaa\u5f55 \u9886\u5148\u7f8e\u56fd","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5644680452214d85665e6082474a9adf&src=http%3A%2F%2Fb.hiphotos.baidu.com%2Fzhidao%2Fwh%253D800%252C450%2Fsign%3Db6df957d753e6709be554df70bf7b309%2F77094b36acaf2eddb29520b3871001e939019307.jpg"},{"id":"61437","title":"\u6ca1\u94b1\u600e\u4e48\u73af\u6e38\u4e16\u754c\uff1f\u770b\u5b8c\u8fd9\u90e8\u7535\u5f71\u4f60\u5c31\u77e5\u9053\u4e86\uff01","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967e7b410d11cfe35457a185cfccd3c7&src=http%3A%2F%2Ff.hiphotos.baidu.com%2Fzhidao%2Fwh%253D800%252C450%2Fsign%3D4cfbae9a5866d0167e4c9620a71bf833%2F95eef01f3a292df595de8142b6315c6034a87343.jpg"},{"id":"61787","title":"\u4e2d\u56fd\u53e4\u4ee3\u7684\u201c\u7537\u98ce\u201d\u548c\u641e\u57fa\u662f\u4e00\u56de\u4e8b\u5417\uff1f","mt_img_src":"https:\/\/gss0.baidu.com\/8_BXsjip0QIZ8tyhnq\/timg?wh_rate=0&wapiknow&quality=100&size=w250&sec=0&di=a1a647612891c40d2b7ceba77d6ee1d0&src=http%3A%2F%2Fc.hiphotos.baidu.com%2Fzhidao%2Fwh%253D800%252C450%2Fsign%3Dfb00f6cbc711728b3078842af8cceffa%2F203fb80e7bec54e71cd16344b3389b504fc26aae.jpg"}]}, "0");!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user/nologin-daily/nologin-daily.js");!function(){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logic/union/union.js", function(union){ // args[2, 3]自定义定向使用, common:union中有限制只能调用一次; union("968278", "union-asplu", { "zdquery" : "", "zdclassid" : "172", "zhidaoqid" : "748388379715940172" }();!function(){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ad-right/ad-right.js");!function(){ require("common:widget/js/logic/ie-prompt/ie-prompt.js");!function(){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util/tangram/tangram.js", "common:widget/js/util/log/log.js", "common:widget/js/util/event/event.js", "common:widget/js/logic/submit/submit.js", "common:widget/js/ui/dialog/dialog.js", "question:widget/js/file/file.js", "question:widget/js/left-promotion/left-promotion.js", "question:widget/js/video/video.js", "common:widget/js/ui/tip/tip.js", "question:widget/ask/share/share.js", "common:widget/js/util/https/https.js"], function($, log, ec, Submit, Dialog, File, LeftPromotion, Video, Tip, share, https){ // 打点QB页用户可操作时间 alog("speed.set", "drt", +new Date); // F.context("new_qb_fr", "new_qb_" + 0); $(function(){ log.addKey({ qbleftdown: $(".qbleftdown").find("li").size(), qbrightdown:$(".qbrightdown").find(".r").size() if ( $( ".qbleftdown a" ).size() ) { log.addKey({ ec_ads: "2", ec_ads_count: $(".qbleftdown").find("a.ec_ad_title, span.ec_qad_title, a.EC_ad_title").size() }); $(".qbleftdown a").click(function(){ var $parent = $( this ).parent(); if ( this.id || this.className == "EC_ad_title" || $(this).hasClass("ec_ik220_adtitle") || $(this).hasClass("ec_ik220_desc") || $parent.hasClass( "EC_ads_answer" ) || this.className == "EC_ads_listurl" || this.className == "ec_ad_title" || $parent.hasClass("ec_qad_title") || $parent.hasClass("ec_qad_answerer") ) { log.send({ type: 2014, evtType: "click", pos: "ec_ads"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js/card/card.js", function(card){ $(".user-name").each(function(index, item){ new card({ target: item, type: "normal" }); $(".mavin-name").each(function(index, item){ new card({target: item, type: "mavin" }); $(".opendev-name").each(function(index, item){ new card({target: item, type: "opendev"}); $(".uadmin-a").each(function(index, item) { new card({target: item, type: "uadminIcon"}); $(".business-name").each(function(index, item){ new card({target: item, type: "business" }); $(".quality-business-name").each(function (index, item) { new card({target: item, type: "qbusiness"}); $(".fixed-ask-e").click(function(e){ e.preventDefault(); var username = $(this).attr("username");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logic/iask/iask.js", function(fixedAsk){ fixedAsk(username); $(".replyask-shrink a").click(function(e){ e.preventDefault(); var flag = this.innerHTML.indexOf("更多追问") != -1; var dl = $(this).html( flag ? "收起追问" : "更多追问" ).parent().prevAll(".replyask"); $($.makeArray(dl).reverse().slice(flag ? 0 : 3, dl.length)).css("display", flag ? "block" : "none"); $(".replyask-box").each(function (index, item) { if ($(item).find(".replyask-shrink").size() == 0) { if ($(item).find(".ask-supply").size() == 2) { // $(item).find(".replyask").last().find(".ask-supply-line").hide(); if ($(item).find(".ask-supply").size() == 1) { // $(item).find(".ask-supply-line").hide(); // $(item).find(".ask-supply-line").last().hide(); if($(".thunder-wrap").size()){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js/thunder/thunder.js", function(thunder){ $(function(){ thunder.init(); $.each(F.context("answers"), function(index, item){ if(item.user){ if (item.user.isFromBusiness > 0) { $.ajax({ url: "/business/submit/onbusinessbrowse", type: "POST", dataType: "json", data: { businessId: item.user.business.businessId, page: "1", token: F.context("businessToken") .done(function () { .fail(function () { if ($(".newbest-mavin-prolink").size()) { var uidArr = []; $(".newbest-mavin-prolink").each(function (index, item) { var $item = $(item); var $answer = $item.parents(".wgt-replyer-best").eq(0).prev(); // 获得问题ID,进而获得用户ID var rid = $answer.get(0).id.replace(/[^\d]/g, ""); var replyInfo = F.context("answers")[rid]; var uid = replyInfo.uid; var uname = replyInfo.userName; var cid = $item.data("cid"); uidArr.push(uid); log.send({ type: 2014, pos: "newbest-mavin-prolink", action: "pv", page: "question", qid: F.context("page")["qid"], cid: cid.toString().substr(0, 3), uname: uname, mark: uid $.ajax({ url: "/mavin/api/mavinpv", type: "GET", dataType: "json", data: { isShowProLink: 1, uids: uidArr.join(","), qid: F.context("page")["qid"] .done(function () { .fail(function () { else { $(document).on("click", ".ikqb_img", function(){ log.send({ type: 2014, bigimg: "click" $("a.optimus").on("click", function() { log.send({ type: 2014, area: "ad-right-optimus", action: "click", cid: F.context("page")["cid"], cidTop: F.context("page")["cidTop"], cidMid: F.context("page")["cidMid"] $("#wgt-nologin-daily").click(function(e){ e.stopPropagation(); if($(e.target).closest("#daily-carousel").size() && !$(e.target).closest(".carousel-control").size()){ log.send({ type: 2014, page: "question", pos: "no-login-daily", action: "click" $(".wgt-daily").on("click", "a", function(){ log.send({ type: 2014, page: "question", pos: "login-daily", action: "click" $(".qbrightdown a").click(function(){ log.send({ type: 2014, qid: F.context("page")["qid"], area: "medical-right-txt-ads", action: "click" if($("ikaudio").size()){ log.addKey({ "audio" : 1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js/audio/audio.js", function(audio){ audio.init(); require.async("question:widget/js/comment/comment.js", function(comm){ comm.getCount(); $(".recommend-text, .best-text, .answer-text, .replyask-content").each(function(i, answerText){ $(answerText).find("pre[t="code"]").each(function(i, pre){ var loadSyntax = function(){ SyntaxHighlighter(pre); $(pre).text($(pre).html($(pre).html().replace(/

/ig, "##IK_LINEBREAK##")).text().split("##IK_LINEBREAK##").join("\n")); $(pre).addClass("brush:"+$(pre).attr("l")+";toolbar:false;"); if (window.SyntaxHighlighter) { SyntaxHighlighter.highlight(pre); $(answerText).find(".syntaxhighlighter .code .line").each(function(index, line){ $(answerText).find(".syntaxhighlighter .gutter .line").eq(index).height($(line).height()); } else { var sioUrl = https.autoTrans("(""); return; if (src.indexOf("youku") > -1 && (sid = src.match(/sid\/(.*?)[\?\/]/))) { if (sid[1]) { src = "(""); require.async("common:widget/js/ui/lazyload/lazyload.js", function(lazyload){ $(".wgt-replyer-best .avatar-48 a, .wgt-replyer-best .avatar-66 a, .wgt-replyer-special .avatar-66 a,.wgt-replyer-best .avatar-69 a, .wgt-replyer-best .avatar-70 a, .wgt-replyer-best .avatar-66 a, #cms-company a").lazyload(); $(".ikqb-map").each(function(index, item) { var ifreamObj = $("").attr({ frameborder: "0" ,width:"430" ,height:"310" ,style: "display:none;" ,className: "answer-map" tmpsrc = $(item).attr("map") || $(item).attr("src"); ifreamObj.attr("src", "//zhidao.baidu.com/html/map" + tmpsrc.replace(/^iknow/i, "")); $(item).before(ifreamObj).remove(); ifreamObj.after( $("

").addClass("f-aid").html("本数据来源于百度地图,最终结果以百度地图最新数据为准。") ).show(); var mavinUidAry = []; $.object.each(F.context("answers"), function(item, key){ if(item.user && item.user.mavinName){ mavinUidAry.push(item.uid); if(mavinUidAry.length){ var options = { uids: mavinUidAry.join(",") $.post("/mavin/api/getmavinpv", options);

调教老婆做狗奴经验

我痴迷地看着面前的全息投影。

这种投影是把影像完全立体的展现在你面前,跟真的一模一样。现在科技这 么发达,全息投影应用的很广。不过我家这套全息投影录播仪是世面上最好的, 高清高真,无论录播,都精确到0。01立方微米,堪称时代前沿产品。

我面前的投影中是一个绝美的女人,美得让人窒息。

在今年全国举办的你最喜欢的梦中情人投票中,她仍以绝对优势当选为最佳 梦中情人。这已经是连续第十八年了,每年她都以绝对优势当选,是人们心中绝 对的女神。

她其实一共在歌坛只呆了两年,出过三张专辑,并且已经退出演艺圈十多年 了。可是她当年的专辑至今仍然畅销,粉丝们对她也一直念念不忘,她昔日清纯 的歌声至今仍是各大电台被常被点播的热曲。

很多粉丝们很关心她现在的情况,但却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到底过得如何。每 个粉丝都能津津乐道出女神原本就是出身豪门,是正宗的大家闺秀,千金小姐, 退出歌坛后又嫁入另一个豪门,但是再具体一点儿的情况,就没人能够知晓了。

而女神现在到底过得如何,恐怕全世界只有我最清楚。因为我是女神唯一的 儿子,私下里,还是她的主人,她的拥有者,她的丈夫。每天用大肉棒贯穿着她 那紧窄的小穴,让她迷倒万千粉丝的喉咙发出醉人的呻吟。

现在,投影中的女神正静静地躺着,全身没有任何一点儿衣物,反而被五花 大绑着。我不停的翻转着全息投影,从各个角度来观赏她,尽管我每天都要蹂躏 这具迷人的肉体,但至今仍然百看不厌,它是世界上最完美的艺术品。

当我正在从她的后方,用20倍高清立体显示看她的小穴内部状况时,她忽 然醒来了。我赶紧收缩倍数,切换角度去看她脸上的反应。虽然我可以在以后无 数次重播全息录影中欣赏这个片断,但现在我仍然不想错过。

女神醒来了,当她看到自已赤身祼体的时候,神情竟只是错愕了一下,随即 便是一片安然。

「不是吧,妈妈对这种事情越来越无所谓了吗?」看到女神的表情,我不由 的嘀咕一句,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我仍记得我们第一次玩这个游戏时,她脸 上是多么的惊诧,反应是多么的激烈。

我站起身来,打开门,准备进入女神的房间了。不错,捆绑女神的房间就在 我隔壁,我刚才看的就是隔壁房间的现场直播投影。

我总是用全息投影录下我和妈妈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空闲的时候,我常 常会拉着妈妈一起观看回味我调教她时的经典片断,并将镜头拉进,高倍放大, 指着她那被我肉棒插得淫水横飞的小穴道:「妈妈,你真淫荡。」

听了这话,妈妈有时会假装生气,纠起我的耳朵道:「你就知道调皮。」我 只好作势赔理道歉道:「妈妈别生气,孩儿下次会更用力。」但有时她会羞涩的 闭上眼睛,依偎在我的怀里,假装害羞,我则会轻轻的吻她,像一对恋人。更多 的时候,她则是红着脸,将屁股掰开,用小穴对着我,说道:「淫荡的性奴请主 人惩罚!」我则会抓起她的双腿,再次贯穿她。

今天的一切,也仍然会被全息录影,我也会剪下来精彩片断,和妈妈一起观 看,如同以往一样。

现在我打开门,被捆绑的妈妈竟然转过了头,向我笑了一下。

「我去,这种情况居然还笑的出来。妈妈你的反应越来越不正常了。」我心 里暗叹了一声。妈妈这种表情让我很尴尬。

我板脸来,恶狠狠地道:「小姑娘,你笑什么?你认得我?」

不错,我此刻对妈妈的称呼是小姑娘,而非妈妈。虽然她现在的身体已经是 成熟而完美的,不过我相信她本人并不会立即发现这一点。而她现在就是一个十 二岁的小姑娘意识。

要说妈妈为什么会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小姑娘意识,就不得不说道人体全功能 控制仪。这控制仪可是个好东西,属于高尖端科技产品,不是私人能买的起的, 只有大型医疗机构才有,用法也有严格的医疗章程规定。但我家显然是个例外, 做为全国有名的大豪门家族,私购一台不会让人惊讶。

而我家里这一台,最主要的用途就是被我用来调教妈妈,此时我已经用控制 仪处理过妈妈的大脑,将她十二岁以后的记忆全部封闭。

也就是说,她现在醒来,实际上只会意识到自己是十二岁时的自己。

十二岁的妈妈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富家千金,而这时的她一觉醒来突然发现 自己被赤身裸体地捆绑在一张大床上,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这就是我想看的。

实际上,我已经这么调教她很多次了。第一次时是将她的年龄调到十八岁。

她那时银牙紧咬,怒气冲冲。当我扑上去奸污她时,她大声的骂我,并不断的威 胁我,还哭的撕心裂肺,我都有些不忍了。

但我当时年轻气盛,不太懂得体恤妈妈,仍然狠心将调教进行到底。不过, 当我费尽心力,终于将高傲的妈妈调教成完全从顺的性奴隶后,玩了几天,便觉 得有些厌烦了。我的妈妈温柔善良,爱我,关心我,怎么可能是一个忠心听话的 母畜能比得了的?所以我又用控制仪恢复了妈妈的记忆。

妈妈记忆恢复后生气了好几天,因为我对她实在是太暴力了。但她耐不住我 的柔情攻势,很快又和好了。我却因此喜欢上了将不屈的妈妈折服这一过程,不 断的哀求她,她终于同意了让我第二次调教她、第三次调教她……到如今,我也 记不得我们这样玩过多少次了,恐怕要查查录相才能真正清楚。我只记得十岁记 忆的妈妈会叫叔叔饶命,五岁记忆的妈妈会被我奸的尿床……

而今天只有从小到十二岁记忆的妈妈竟诡异的对着我笑,这太令我烦恼了。

老实说,妈妈越来越不堪调教。

听了我的发问,妈妈展颜笑道:「我不认得你啊,但我知道你是我的白马王 子。」

哈啊?十二岁的妈妈在幻想白马王子?但这个情形下不致于还在幻想吧?少 女,你是被绑着呢,有点危险意识好不好?

要不要陪她玩次白马王子呢?我心里犹豫着,以前我们也玩过她十二岁的情 况,不过白马王子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呢。

我试探着问道:「你怎么会认为我是你的白马王子呢?」

妈妈笑了,笑的很天真:「我不知道,但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是我的白马 王子了。」

听了妈妈的话,我很无语,这算是一见钟情吗?这算哪门子一见钟情?自己 被光着身子绑着,遇到了一个进来的男人,便觉得他是她的白马王子了?有点羞 耻感好不好?

我忽然有点生气,扑上前去,压住了她的娇躯,冷笑道:「你的白马王子现 在要强奸你了!」

我看到她的表情紧张了一下,随后又笑了起来,说道:「我愿意。」

我真的生气了。我与她才刚见面,毫无理由的扑上去强奸她,她却这么快就 同意了,我还没有开始调教呢!

我脱去衣服,粗暴的用大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小穴,那再次被修补好的处女膜 又被我一下撕裂。妈妈浑身颤抖了一下,想抱紧我,我却给了她一耳光。

妈妈显得有些无助,终于在我的抽插中轻声哭了起来。

看到妈妈哭了,我才轻出一口气。

这才对嘛,刚才她哪像是面对强奸的样子啊,简直就是一个欲求不满的发春 女,哪里是倔强不屈,却仍被我一次又一次不断征服的妈妈?

我愉快的在她子宫里射了精,拔出大肉棒,凑到她嘴边道:「你给我舔。」

妈妈犹豫了一下,却没说什么。我不耐地按住她的头,她就听话地给我舔了 起来。

看到妈妈这么从顺的样子,我不尽哀叹那个曾经愤怒的咬了我大鸡巴一口, 至今让我想想便胆寒的妈妈再也回不来了。

妈妈乖乖的将我的肉棒清理干净,泪痕未干的俏脸上竟有些满足的表情,让 我再次头大。

「为什么这么听话?」

妈妈轻启樱唇,想都不想就答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觉得你不会害 我。我觉得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好。」

我皱起眉头,问道:「即使是我刚刚强奸了你?」

「那不能算强奸吧……我不反对的。」声音怯怯的,十二岁时的妈妈是如此 害羞,说完她便低下了头。但只拥有十二岁记忆的她居然为我刚刚强暴她的行为 开脱。

我深吸一口气,继续板着脸道:「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性奴隶了。我是你的 主人,你要完全听我的话,我想打你就打你,想骂你就骂你,即使我让你吃屎, 喝尿,你也不能拒绝!」

妈妈的俏脸上终于有了惊讶的表情:「性奴隶……不会像……像……像小说 里那样吧……太变态了。」

看到妈妈的表情,我终于有了一丝成就感:「不错啊,我比小说里还要更变 态!怕了吧?」

妈妈红着脸,低了下头,嘴里却说出了一个令我震惊的答案:「我愿意,愿 意做你的性奴隶!」

妈妈,你在搞什么?为什么一次投降的比一次快?这次我还没开始调教,你 就投降了?我坚贞不屈的妈妈呢?

接下来的调教异常顺利,不管我要求什么啊,妈妈都会答应。我找了好多理 由,甚至没有任何理由来打她,她虽然有点委屈,却全都默默承受了。并且学着 用奴隶的规矩,还要反过来向我道歉。

傍晚的时候,我又厌倦了这种调教。

我将妈妈从木马上放下来,又狠狠地给了她屁股一鞭子,说道:「知道我为 什么打你吗?母狗?」

妈妈从木马上刚下来,立足未稳,便急忙跪下来道:「母狗不知道,求主人 责罚。」

我拉起她的头发,将她拖到我的胯间,说道啊:「你没有错,我只是想打你 了。」

妈妈识趣的含住我的鸡巴,含糊地说道:「主人想打用力的打吧,这是奴隶 的荣幸!」

我示意她起身,将肉棒再次贯入她已经被我玩弄的红肿不堪的小穴,问道: 「为什么这么听话?从实招来!」

妈妈显然在我这个严厉的主人面前不敢撒谎,急忙答道:「奴隶不知道,奴 隶只是打心里觉得主人是奴隶心中最重要的人啊,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 觉,只是觉得主人怎么做都是为我好,我应该听从,即使主人要我的命,我也不 应该拒绝。主人,你是我的全部,只要能取悦你,我做什么都行。」

她的声音忽然变得很小声,脸又红了起来:「而且,当主人的性奴隶其实很 好,可以被主人肏,我很喜欢被主人肏,打心里喜欢。」

我笑了。我已经明白了妈妈为什么会这么听话。人体全功能控制仪虽然能封 闭人的记忆,但却封闭不了人的深层意识。经过我的反复调教,妈妈已经打心里 认定了我这个主人,不管有没有过去被调教的记忆,她都已经绝对的听话。

换句话说,我是妈妈的主人,妈妈是我的性奴隶,奴隶要听主人的话,等等 这些思想已经深植进了妈妈的意识里,即使她什么都忘了,仍然会潜意识的知道 这些,这种意识,如同呼吸、心跳一样成为了她的一种本能。

上次她也投降的很快,不过问她时她没说的这么露骨。毕竟那时的她是18 岁的记忆。18岁记忆的妈妈是我最喜欢调教的,也是调教的次数最多。但那时 的她年纪大些,知道害羞啊,懂得掩饰自己的情感,也懂得抗拒明显不合理的本 能。所以她那时纵然屈服的快,也难免口嫌体正直。

而现在的她是十二岁的少女心思,还是很容易将情感表达出来的。突遭我的 绑架强奸,她仍然相信自己的深层意识,认定我是她的主人。所以怎么调教都不 拒绝了。

我拍了拍她白白的大屁股,说道:「妈妈,你又刷新了你的最快屈服记录, 看来调教你已经没有任何难度了。」

「妈妈?」妈妈睁大了眼睛,「有点难以置信从我口中说出的词汇。」

我抱紧她,爱怜的抓住她的一对大奶子,说道:「是啊,妈妈,你没发现你 的身体异常吗?你十二岁的话,奶子怎么会这么大?」

「是有点怪怪的,个子感觉也好像突然变高了。」妈妈在我怀中,眉毛皱了 一下,然后惊道:「啊……你刚刚叫我什么?」

第1页结束第2页开始 「妈妈,妈妈,妈妈啊。」我一边叫着啊,一边亲起她来。「我是你的亲儿 子。」

「啊!不要,你是我的主人啊,怎么可能是我的儿子?」妈妈明显惊慌了起 来。

老实说,看到她慌成这样啊,我终于有了一点调教一整天都未曾有过的成就 感。我将她翻倒在床上,让她那柔若无骨的身体压在我身上,问道:「妈妈,你 别慌,我确实是你的儿子,亲儿子。妈妈,你可以选择,是让我当你乖乖听话的 儿子,还是温柔体贴的丈夫,还是每天调教你,欺负你的主人?」

妈妈想都未想,立即答道:「我要你当我的主人。」

我笑了,吻住她的香唇,良久才松开道:「别答的这么快嘛,你可以想好了 再答。不管是哪一个,都会立即实现。真的会实现的。」

「真的?」妈妈见我说的诚恳,疑惑的问了起来。

「当然是真的。」

见我如此答,妈妈终于放下心来。

她温驯地靠在我的怀里,想了好久才说道:「主人,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 这么问,但奴隶不能对你说谎,我发自内心的想当你的性奴隶,你一辈子的性奴 隶,永远的性奴隶。我只要能当你的性奴隶就好。至于儿子、丈夫什么的,感觉 好怪,我可以不要吗?」

我笑着亲着她,说道:「很不错的性奴宣言,记住你的话哦,一会儿不许悔 改。」

妈妈的眼神有点疑惑,我却笑着将她放入了人体全功能控制仪中。这个仪器 外型是一个大箱子,我把它和墙壁装修在了一起,平时看不出来,但当我语音呼 唤时,它就会打开。因为只有我有这个仪器的最高使用权限。

妈妈不知道我为什么将她放进这台仪器,我估计她一定是以为我要继续调教 她呢。

不过五分钟后,仪器将记忆回复的妈妈送了出来,这时我看到了一个面带微 嗔的美女。

「你又调皮了,整天就知道胡闹。」妈妈瞪着我,没好气地叫了起来,还伸 出一只手拧我的耳朵。

看到妈妈故作生气的脸,我知道她恢复了记忆后,理性又占了上风。为了避 免我笑话她刚刚的性奴宣言,所以她先下手为强,抢先责备我了。

我嬉笑着,将美人抱回床上,含住她的一颗乳头,撒娇道:「妈妈,为什么 每次恢复记忆都要装成生气的样子?别装了,我知道你只喜欢当我的性奴,一辈 子当我的性奴隶。」

妈妈本来努力表现出强势的模样,却被我一句话打回了原形,弄了一个大红 脸。她松开了抓我耳朵的手,却不甘心的打了我的屁股一下,说道啊:「都是你 不好,把妈妈调教成了这副样子。那么主人,接下来怎么玩我?我全都听主人的 话。」

我托着妈妈的脸庞,笑道:「不玩了,你到是聪明,只肯选择当性奴,我就 麻烦了,还要努力当一个好儿子和一个好丈夫。」

妈妈俏脸一绷,说道:「你也可以选择只当我的主人。」

我将手指伸进了她的小穴,掏出了一掬蜜汁,边舔边道:「妈妈,你是在记 仇算旧账吗?早都跟你说过,以前是我不对,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不过你至今 好像还没对我做过任何惩罚?」

妈妈笑了起来,这一笑有万种风情啊:「谁要惩罚你,爱你还来不及呢。再 说,奴隶又怎么可能惩罚主人。不过让你一说,我倒是有点怀念你以前调教我的 日子了。求主人把我们最初的录相调出来,我现在很想看。」

我清了清嗓子,准备调出录相。立体全息投影的录相属于这个别墅自动化系 统的一部分,而这个系统只有我有最高控制权。从妈妈落入到我手中的第一天, 我都分秒不差的对她进行了全方位的录相,此时她要看,我当然会满足她。

然而当我正要打开录相的时候,房间的门却开了,在我和妈妈的惊疑之中, 一个身穿警服的美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卧室里。

作为世界上数得上的豪门家族,我的私人别墅采用的是全方位自动化保卫系 统,连只耗子都进不来。而且,系统一旦有异常就会立即通报我知道。可眼前这 个美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家中,我没得到任何预警,这确实太不可思议了。

要绕过我家别墅这套保卫系统,不但需要精深的专业知识,还需要对我家十 分了解。没有事先的详细了解,任何人都不可能直接闯进我的家中,否则不是被 系统发现,就只有死路一条。

而眼前这个美女,是城里刑警队最著名的警花,技术上绝对没有问题,而她 又是获准进入过我别墅唯数不多的几人之一,所以她肯定又偷偷在暗中摸清了我 家的系统。我其实也早都知道,这个安全防卫系统,能防得了所有人,却防不了 她。

唉,我早该猜到她早晚还会潜进来的,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上次本不该 心软放了她。

妈妈看到有人进来,惊呼了一声啊,身无寸缕的她立即用被子把自己包了起 来,并红着脸向我问道:「我的衣服呢?」

我不禁在心里叹气,妈妈已经很久未穿衣服了,我的房间里也跟本没有给她 预备。性奴隶本来就是无权穿衣服的。此时她要,又哪里能有?

这时美女警花说话了:「舅妈,你不要怕,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弟弟,你 跟我说请楚,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女警就是我姑姑的女儿,我家这辈仅有的三个人之一,我的二姐。

我发现她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厌恶与难以置信,与以往的温和大不相同,不禁 有点头大。

我这时还光着身子,大鸡巴半硬不硬的挺着。老实说,二姐用火辣辣的目光 看着我,我还真不知道该不该挡一下鸡巴。

我硬着头皮说道:「二姐,就算我与妈妈发生了关系,又能怎么样呢?乱伦 又不犯法。」

二姐脸也红了,咬着嘴唇道啊:「我可不是刚来,我已经潜伏在你家一整天 了,你涉嫌强奸、虐待、监禁妇女,并用医疗器械非法改造他人。我真没想到, 我的弟弟会是这样的一个人。」

看到她对我是如此的不屑一顾,我心中一痛。从小到大,我与二姐的关系最 好,她是最护着我的人。我也很喜欢二姐,更是一直把她列为性幻想对象,在我 心中,她和大姐是仅次于妈妈的女神。

如今的她当上了警察,一身警服更显英气,虽说她和大姐是双胞胎,长得一 模一样,但气质明显不同。这是她第二次知道我的秘密了,然而厌恶的表情一如 上次。

我尴尬地道:「二姐,此事说来话长,不过,如果我有刑事犯罪的话,你可 不可以看在大家关系那么好的份上,放我一马?」

说完,我又轻轻的拍了妈妈一下。

妈妈在被子里,脸红到了脖子,见我拍她,努力抬起头对二姐道:「这不关 我儿子的事,全是我自愿的。你怎么会偷偷跑到我家来?」

二姐没理妈妈,冷冷地看着我道啊:「我怀疑舅妈的意识已经被仪器改造过 了,此时说话作不得证。我要求调看你的别墅所有录相,如果你不同意,我可以 先向警局报案,申请搜查令。」

说完,她拿出警官证,示威性的晃了晃。

我耸耸肩,无奈道:「你可不可以先出去,让我穿件裤子?」

二姐想了一下,说道:「好的,你别想耍花样。」

二姐关上了门。

我匆匆穿好衣服,把二姐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商谈。妈妈也穿了一件衣服, 想过来和我们一起谈话,二姐却挥了挥手,示意她不要进来。

看到脸色紧绷的警花二姐,我无奈的解释道:「我和妈妈的事,确实是我不 对,但妈妈现在不会追究了。我确实没改造过妈妈的意识,这点你就算是仔细调 查后结果也是一样的。你可以瞧不起我,但不要干扰我的生活,我们各有各的人 生。你更不要向警局报案,否则会毁了我们的。」

「你真是一个畜牲!居然这么对你的妈妈!」二姐突然给了我一耳光,扇的 我脸火辣辣的痛。我知道二姐性格直爽,对我好时万般的好,生气了则会毫不客 气。看到她这副愤怒的表情,我知道这次又善了不了了。

二姐打完我,又紧紧地盯着我问道:「你是不是也强奸过我?」

我心里往下一沉。看来以二姐的聪明,什么事都瞒她不住呢。我没有回答她 的问题,而是沉默。

二姐见我不答,猜到了结果,又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然后哭道:「亏我一 直对你这么好!」

嘴角被打出了血,我若无其事的擦了擦,然后道:「二姐,你想怎么办?」

二姐擦了擦眼泪,缓缓道啊:「其实这样的结果,我早就料到了。你强奸完 我,也是用那台控制仪抹去了我的记忆吧。」

我没有答话。

二姐停了一下,又道:「我要知道全部的事情经过。你强奸我的事,我可以 不追究,但是舅妈居然被你折磨成了这个样子,我一定要起诉你。你现在老实交 待吧。虽然我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还真不愿意相信我有这么一个变态的弟 弟。」

我强奸她的事,她竟然可以不追究,这算是对我好吗?老实说,我有时真的 无法理解我的二姐。我耸耸肩,说道:「我老实交待了之后呢?」

二姐道:「那你就去警局自首吧。作为警察,我绝不会包庇你的,你努力表 现,争取宽大处理吧。」

「还是同样的结果吗?这么多年了,你还真是丝毫没变呢。」我长叹一声, 却一点都不慌乱。「我确实是一个变态。不过二姐,你孤身来到我的别墅,真的 不怕有什么意外?」

二姐皱眉道:「能有什么意外?你家里我来过好多次了,防卫系统我都已经 摸的清清楚楚了。」

「唉,我说的不是这个。」我摇摇头,说道:「锁!」

就在我说完话后,二姐的坐椅中突然弹起好多机关,将二姐整个人扣锁在椅 子上。

二姐嗔目怒道:「你要干什么?」

我轻声道:「你坐的是我调教妈妈的SM机关椅,音控的,只听我的话,功 能繁多。你以前也玩过的,不过现在不记得了。」

二姐见自己被锁住,气极反笑:「好吧,我确实没想到我的好弟弟,我最好 的朋友和亲人,居然会对我出手。你锁住了我,接下来你准备干什么?杀人灭口 吗?你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种程度了吗?」

我不慌不忙地道:「我当然不会。不过姐姐,我一直很喜欢你。除了妈妈, 我最喜欢的就是你了。不如你也留下来,做我的肉玩具吧。」

二姐用力的挣脱了一番,结果当然是拿我这SM专用机关椅毫无办法。就算 她是个优秀警察,也拿我这个高价SM椅没法子。然而她挣脱不了,却还是那么 镇定,连我都不得不再次佩服她了。

「醒醒吧,我这么一个大活人突然消失,不会没有人发觉的。而且大姐也知 道了我来你这里,如果我一直不回家,大姐肯定会报警的。」

「大姐吗?」我沉吟着,「她知道多少?」

二姐道:「你和舅妈关系异常,就是她发现并跟我说的。我来此暗中侦察, 也是她的主意。」

我的大姐和二姐是双胞胎,完全遗传了我姑姑的美丽基因,可称得上是倾国 倾城。不过她们现在一个是医生,一个是警察啊。相比二姐,大姐平时话更少一 些,透着一种知性美。

「给我接通姑姑的电话。」我叫了一声,房间的音控通讯装置立即启动。

第2页结束第3页开始 「主人?」电话那头传来了姑姑的声音。

听到姑姑这么叫我,二姐顿时惊呆了。

「姑姑,二姐现在在我这里,她又发现了我和妈妈的事。更麻烦的是,大姐 似乎也知道了这件事。」我长话短说。

姑姑沉默了一下,然后道:「你准备怎么做?」

听到电话那头姑姑语气平静,似乎一切尽知,二姐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

「我很喜欢大姐和二姐,想把她们调教成我的性奴隶或者肉玩具,像你和妈 妈一样。」

姑姑又沉默了许久,终于缓缓说道啊:「你决定了吗啊?她们可是你的亲姐 姐。」

「决定了。姑姑你不反对的话,就去帮我搞定大姐,带过来。二姐在我家里 一直没回去,她现在肯定对我有想法了。顺便拿我的产权证替她们辞职吧。」

「唉。」姑姑叹了一口气,说道:「好的,我这就去办。」

听到姑姑如此痛快的答应,我也感到有些意外。要知道上次就是她极力要求 我放了二姐的:「姑姑,你不反对吗?」

姑姑轻笑了一声:「反对有什么用,我们都是你的私有财产。而且这两个孩 子实在是太聪明了,这些年我瞒她们瞒得很辛苦,说真的,我很累。反正她们也 到了嫁人的年纪了,不如大家一起做你的女人啊,这样我们还是欢欢喜喜的一家 人。」

说着,她又叹了一口气:「要怪啊,也怪不得你,只能怪我和你爸爸都是变 态,把你带坏了。」

「谢谢姑姑啊!」我欢呼了一声。其实我早就想让大姐和二姐做我的肉玩具 了,只是碍于姑姑,没法动手。

二姐听到姑姑的话,惊讶的问道:「妈妈,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你在说什 么吗?」

姑姑听到二姐的声音,叹气道:「孩子,对不起,都是妈妈的错。」

说完,她便挂了电话,可能是觉得无法面对二姐吧。

二姐见姑姑的电话挂了,愤怒的向我瞪来。

第二章转赠的财产

老实说,我真的很佩服二姐。

她被我锁在这里,毫无办法,脸上仍只有愤怒却没有慌乱,果然不愧是一个 好警察。

很快她脸上的愤怒也平息了啊,只听她用沉稳的语调道啊:「难道我是克隆 人?」

她目光直视着我,清澈而明亮。我真有点不敢看她的眼睛了,只好把目光下 移到她的胸脯上。虽然隔着警察制服,我仍可看出她的乳房很大,很美,将制服 撑得高高耸起。

我笑了,姐姐很聪明,猜什么都很快:「答案接近了。二姐你虽然不是真的 克隆人,但你的身份却一直是克隆人。自从爸爸死后,你的产权人就一直是我。

所以,你是我的私有财产。」

时至今日,克隆人并不神秘,当然,克隆人所花费的金钱并不少,也只有有 钱人才能克隆的起。在这里我简单介绍一下几条关于克隆人的相关法律。

一、克隆人只是主人(即其产权所有人)的私有财产,不具备任何人权,主 人可以对他做任何事情,都不违法。

克隆人最初的作用,是用来割器官的。比如我的肾坏了,去克隆一个自己, 然后克隆人的好肾切下来给自己换上。心脏坏了,也一样,找克隆人换个心。至 于克隆人没了心之后是死是活,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时至今日,这仍然是克隆人最主要的用途。所以这年头小狗小猫之类的宠物 都有人权了,不能随便伤害,否则会有动物保护组织找你算账。但克隆人在主人 面前仍然没有一点儿人权,他们只是主人的器官提取载体,这不能不说是克隆人 的一种悲哀。

二、克隆人的身份受法律保护,他们在除主人以外的其它人面前具备全部人 权,并且克隆人的克隆人身份属于绝密隐私,克隆人的主人可要求相关部门和个 人进行保密并不得歧视克隆人。

这一条看似跟上一条有点矛盾,克隆人既然只是主人的私有财产,根本不能 算人,为什么还会在其他人面前具备全部人权,还可以保密克隆人身份呢?

其实是这样的,随着克隆人越来越多,肩负的职责也越来越多。比如有的夫 妻长年在外国工作,孩子却在家中,所以她们希望用克隆的自己照顾孩子。但她 们并不想让其他人歧视克隆的自己,也不想让孩子知道自己的父母并不是真的父 母而是克隆人。更有甚者,夫妻双亡的,爷爷奶奶会希望自己克隆的子女代替死 亡的儿女照顾孙子,却不希望孙子的克隆人父母遭人歧视。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造成了克隆人在主人面前只是一件财产,但在其他人面 前,却具备全部人权,可以身份保密且不得歧视等奇特现象。这里也顺便介绍一 下其它几条克隆人的相关法律。

三、一般情况下,每个人只能克隆一个自己,严禁克隆他人。未成年人需克 隆的,要经其父母同意。未成年人成年之前,其克隆人所有权属于其父母,成年 后自动转让归本人所有。

这是防止克隆技术乱用的一项规定,最初克隆技术刚出那阵子,有偷偷克隆 大明星回家淫玩的,这当然不被允许。后来法律严格规定,克隆只能限定自己。

特殊情况是未成年人,比如三岁小孩,跟本不懂什么叫克隆,这时则需要父母同 意才能克隆。

四、克隆人的继承和转让。克隆人属于特殊财产,完全属于产权人所有,不 得转让。产权人死亡的,一般应随产权人死亡而销毁。但克隆人的直接直系亲属 (包括父母、子女、养父母、养子女)及夫妻、兄弟姐妹有权继承,并可在相关 有权限继承人间转让,其他人则不具备拥有非以上关系的克隆人财产的资格。

不管怎样,克隆人都只能算一件财产。

是财产就要涉及到继承、转让等问题。历史上出现过女人克隆了自己,并买 给他人当性奴的事。所以后来法律规定,这是非法行为,克隆人的主权只能属于 被克隆人本人。但由于会出现儿子死亡,未成年的孙子需要克隆人儿子照顾等现 象,为了满足这些人的需求,所以克隆人这种财产也可在主人死后,由直系亲属 等继承。

我看着二姐疑惑的目光,继续说道:「其实你、大姐、姑姑、还有妈妈,在 民政局登记的身份都是克隆人,全部是我的私人财产。至于你真正的户籍,早都 办了死亡注销。我现在怎么处置你们都是合法的。」

二姐盯着我道:「不可能,就算我是克隆人,你也不具备拥有我的资格,这 不合法。」

「哈哈哈哈。」我笑了起来,即使是遇到这种情况,她居然还是先从法律角 度考虑问题,「二姐啊,你一直不知道你的爸爸是谁吧?姑姑说她是一夜风流怀 上了你和大姐,不知道是谁的种。我告诉你,事实不是这样的。你的爸爸其实就 是你的舅舅,也是我的爸爸。我们是同父异母的亲姐弟。而这一点,早在我继承 爸爸的遗产,包括你、大姐和姑姑时就得到了承认啊,你没听到姑姑刚才怎么说 吗?」

二姐秀眉扭到了一起,沉声道:「我妈妈她……」

「不错,姑姑也是我的财产。你别忘了我是谁生的。你、我、大姐,是同父 异母的三胞胎。姑姑虽然不是我生物学上的亲妈啊,但从我是从她的子宫里长大 的,生下来时她就是我的养母,所以我与她同样是母子关系,继承这份财产也是 合法的。」

我倒了杯水,拿到了二姐面前,说道:「喝点水吧。」

二姐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哦,你被SM椅绑着,没法喝,我来喂你吧。」

端水到了姐姐嘴边,二姐没有犹豫,直接就喝了我喂她的水。看来我美丽的 二姐,虽然被我困住了,到现在仍对我没有多少提防之心呢。

「你的意思是说,我和大姐,还有妈妈,都是克隆人?」二姐喝完了水,看 起来出奇的平静,警察的心理素质果然很高。

「不是,其实当年死的是克隆人,但却办理了你们的死亡手续。你、姑姑、 大姐从此以后都是顶着克隆人的身份活着。事隔这么多年啊,你究竟是不是克隆 人,已经无法证实了,所以你还是安心的做我的财产吧。」

「这是为什么?」二姐终于忍不住提高了音量。

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二姐当然不知道姑姑早年有多么的变态。我沉吟着,不知 道该怎么解释才好。

「二姐,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有没喜欢过我?」

听到我这么直白的问话,二姐的脸有点红了。她略带生气地道:「我一直把 你当成我的亲弟弟,哪知你……」

亲弟弟吗?我笑了一下。我确实也是二姐的亲弟弟。

不过并不是所有女人都会把兄弟只当作兄弟。

我姑姑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

姑姑爱着爸爸,爸爸也爱着姑姑,两人的关系好像从小就没正常过。

但是这种事却不能让爷爷知道。

爷爷只有爸爸和姑姑这一双儿女。他们做为家族为未来的继承人,可是被寄 予了很大的希望。爸爸表现一直很出色,姑姑却天生叛逆,总是和爷爷对着干。

爷爷对姑姑很不满,但是却不知道爸爸和她之间的关系不正常。

再后来,妈妈出现了。

虽说这年头讲究婚姻自由,但像爸爸和妈妈这种豪门子女还是身不由己的。

作为两家生意上利益密切相关的伙伴,爷爷和外公的关系非常好。所以爷爷为爸 爸和外公的独生女儿妈妈早早定了婚,这其实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妈妈小爸爸十岁,小姑姑两岁。两家定婚的时候她只有十二岁。而当时十四 岁的姑姑已经和爸爸如胶似漆了。

再过一年,十五岁的姑姑爱爸爸已经爱得十分疯狂,她一定要为爸爸生个孩 子。对于姑姑的任性,爸爸很头痛啊,姑姑又没结婚,爷爷怎么可能让她怀孕生 子?虽说这年代不经母体,通过试管婴儿、营养仓培育的技术也可以将孩子培养 成人。但到医院进行体外婴儿培养,手续更是一大堆,更不可能瞒过爷爷。

道理虽是如此,但姑姑从来不是一个能被道理说服的人。那时她岁数很小, 不大懂事,脾气又犟,爸爸劝不住。姑姑说实在不行就把她和爸爸的关系跟爷爷 摊牌,没什么大不了的。

爸爸可没姑姑那么大的胆子。他被姑姑逼得急了,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 法,那就是说服爷爷提前抱孙子。

妈妈既然和爸爸已经定了亲,两人要个孩子没什么。虽说妈妈年纪尚小,但 试管婴儿的技术十分成熟,可以取她一个卵子啊,再取爸爸一个精子进行人工培 育。这样爸爸和妈妈虽未结婚,却可以提前有一个孩子,让爷爷早上好多年抱孙 子了。

爷爷把爸爸的提议说给外公听,外公也不反对提前抱外孙。于是年幼的妈妈 去医院取出了一个卵子,爸爸提供了一个精子,我就这样在试管里诞生了。

再之后,爸爸又跟爷爷说,其实人工培育的婴儿不好,还是找个代孕妈妈比 较好。这种说法并无科学根据,不过却正对爷爷的胃口。爷爷这种老古董,总是 不大相信高端科技,被爸爸一说,也觉得医院培养仓中长出孙子并不可靠。爸爸 又说,那么就让他来找一个代孕妈妈好了。反正只要肯出钱,找个大姑娘帮着生 也没什么问题。

事情就这么定了,爷爷让爸爸去找代孕妈妈。爷爷事务多,一直也没问过爸 爸找的这个代孕妈妈是谁。

等到过了几个月,爷爷惊讶地发现了姑姑的肚子大了起来。爷爷大怒,问这 是怎么一回事。姑姑理直气壮的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是帮哥哥怀个孩子。

爷爷愤怒地将爸爸叫来,才弄明白这个代

调教老婆做狗奴经验

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四年了都没再上梦幻,只知道你从上次掉线到现在已经四年了。记得我们好像是在一次抓鬼的途中认识的,阿葵.你队伍里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说到你是四川妹子的时候我感到奇怪,为什么四川的会跑到河北区来打,你的理由只是“当时没注意,随便选的,看到哪区爆满人多就创号了。”我一阵无语。

听朋友说川妹子很多都是美女,在那个人妖横行的年代我居然还是鬼使神差的加了你好友。以后的日子也总是偶尔聊聊。直到07年的七夕。不知那根神经搭错,竟不知不觉和你做起了活动,不知不觉友好竟然都刷到了3000多,我不知不觉的说,俺们结婚吧,不然浪费这友好,你也不知不觉的,说了句嗯。

或许是好运到了,加你qq视频,居然还真是美女,你也不吝啬的夸了我一句“你可真猥琐”。

结婚后不知哪里来的话,上线之后竟然几乎都不作任务,就和你泡在一起,刷夫妻什么的。现在看看那1万多的友好都感觉那时候可真闲。2008的5.12,我们依旧在刷着任务,可你为什么突然掉线了呢?

梦幻掉线,qq掉线,打你电话没有打通。我有些慌,直到我看到了那新闻,我默念一句,你只是掉线了。你可知,你掉线的四年里,我们的家 我们的家已经从杂货店前的小屋里搬到了傲来社区,你说你最爱蓝色,我用双手打造了一套海洋家具,只为了当你上线后能惊呼一声好美。

你可知,你掉线的四年里,我从当初的精锐成长到了神威,从当初的二线成为全服一线飞升大唐!只为了当你上线后有一个强壮的后背依靠。你可知,你掉线的四年里,我过继来一个孩子,与你在一起的一年没有孩子是最大的遗憾,有人问我卖不卖,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滚。

我杀白龙,助悟能,只为了能有一本名为高级神佑复生的魔决。我战王母,问悟空,只为寻找一条让你睁眼的理由。你可知,你已经掉线四年了。宝贝,你可知,我好想你……2008年5月12日-2012年5月12日,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掉线快4年了,4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希望你们的名字能再次绿起来,因为我们所有人都相信,你们没有消失,你们只是掉线了!

收起回复|来自3楼2013-11-14 20:30

网站地图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RSS 订阅 | 热门搜索
版权所有 十三分网 www.qtchild.com